瑞雪兆丰年

没事乱写,反正是自家的地。

一转眼又要过年了。这地方虽然到处都是中国人,也没什么气氛,看得到的只有情人节的促销广告。上个周末包了若干饺子,算是过年。想想这个礼拜是不是找个时间去什么地方吃吃饭。

雪经常下,我这儿下大雪不奇怪,武汉也下大雪,貌似比我这儿还大就有点奇怪了。据说是50年一遇,然后搞得交通瘫痪,能源紧张。其实大家没准备也是可以理解的,北方每年下,自然准备充分,要是多伦多遇到什么50年一遇的热天,我看政府也未必就能应付的很好。只是时机不好,苦了回家过年的人们。不过想想我们这些在外面飘着的不也没能回家过年嘛。

我过年了就想到吃,正如有些人过年了就想到新衣服。以前奶奶看到下雪会说,大雪纷纷下,柴米油盐都涨价。据说国内二师兄的肉已经比师傅的肉还贵了。日夜思念的洪山菜苔要上十块一斤,恩,反正回去也吃不起了,干脆死了这条心,赫赫。不晓得过早的涨了没。比较绝对价格,肉食方面,多伦多的猪肉似乎比武汉还便宜;牛肉等级部位不同价格差异太大较难比较,但相同质量应该还是这边便宜;羊肉似乎价格相当;鸡肉属于工业产品,懒得比;鸭子,多伦多湖边虽然经常有鸭子游泳,但能到口里的不管生的熟的都要划人民币一百多一只,15年前我第一份薪水买的一大锅啤酒鸭才20来块,10年前我在西单全聚德老店吃的半只正宗北京烤鸭也才60来块,不晓得现在怎么样,但街头的鸭子应该上不了百吧;鱼,我一直不解为什么五大湖里不长淡水鱼,不是水有毒就是水太清了。嗯,这么分析下来,下次回家除了小吃以外,荤菜的重点要放在鸭子、淡水鱼(以烧鳜鱼蒸鳊鱼炸翘嘴白豆瓣鲫鱼为主)上,根据季节适当考虑狗肉和大闸蟹;青菜重点要放在非常规(诸如菜苔泥蒿地菜蕨菜一类)上。唉,可怜啊,出来混了三年,都不再想山珍海味了。

再回到雪上。有据可查但毫无记忆的我经历的第一次大雪应该是这个时候,和平里33号附近。冒着挨打的危险不得不说,那件棉袄实在很花,嘿嘿:



记忆中的武汉最大一次大雪,不确定是哪一年,但也是在过年附近。那年我似乎去公司礼堂看了火烧圆明园,路边都是雪。还带领众人堆了一个雪人,拍了若干照片。那时候穷,没有胡萝卜做鼻子,烤火的煤球也不能拿来做眼睛,于是全部都用树叶代替……那时候没空调,除了炉子没任何取暖设备,也没觉得有多冷。

小伙子真可爱啊



那时候流行穿军装,我太老了所以不让我赶时髦。看看那三个,个个都是四个口袋,笑得无比灿烂:



这照片里也有我,嘿嘿:



怀旧完毕。最后,借机给大家拜早年了!

[本日志由 jieshu 于 2008-02-04 11:44 P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过年
评论: 6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102
回复回复feli[2008-02-14 10:08 PM | del]
过早价格:牛肉粉6元,热干面2.5元(春节价)
回复回复zoufei[2008-02-12 04:40 AM | del]
就我戴着帽子。。。看来怕冷是有据可查的。晚上就回北京去,武汉太冷了。。。。
回复回复jieshu[2008-02-07 10:07 AM | del]
这些照片都算不上最帅的...小学以前本人那个聪明伶俐阿...
后来嘛...根据时间上来判断,只有让园丁们顶这个黑锅了。作为当年祖国的花朵,没能插在牛粪上茁壮成长,却差点被牛粪给压扁...得以生存, 已属不易...
回复回复sweetsoup[2008-02-06 02:31 PM | del]
i wonder too...怎么现在完全找不到当年的粉嫩水灵了?
回复回复victoria[2008-02-05 11:03 PM | del]
小时候很可爱啊,怎么现在……
回复回复ydd[2008-02-05 10:28 AM | del]
嗯,我作证,这个小孩在上初中之前是超级粉嫩水灵的。我还有保存他上学前写得字呢,嘿嘿,绝对原版真迹。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内 容:
验证码: 验证码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开启 | [img]标签 关闭